關於部落格
  • 1096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6

    追蹤人氣

黨性與國家_一段憲兵生涯

 

記得以前在"天下第一關"201指揮部的日子中,這號稱總統的禁衛軍,台北中國城最精良的部隊。說起來真的是汗言,什麼憲兵鐵衛隊?說穿了只不過是跑步比誰都還快,打靶比誰都還準,看到坦克或裝甲車?就只有跑步的一條路走,因為我們擁有火箭筒,但連怎麼用都不會。

不是不會用,是不能用,也不敢給你用。

每年龐大的軍備是在做什麼,誰知道?但知道的是,步槍沒有幾隻是打得準的,火箭筒是二戰時期留下來的,地雷是沒有雷管的裝飾品,再來就是彼此都知道的機槍手槍的槍管口徑比子彈大,能夠打得到人算是那個人倒楣。

這就是領袖的鐵衛隊?台北紫禁城最精良的憲兵步隊?真不知道其他軍種的武器是什麼樣子?

軍隊發送的黃埔塑膠褲沒人敢穿,因為它不吸汗,跑起步來還會擦破皮。

憲兵引以為傲的皮鞋是自己買的,因為發給你的擦一輩子都不會亮。

頭上戴的也是自己買的,因為發給你的好像垃圾堆撿來的,不要說是白色的?上面還有許多坑洞。上哨會給學長打,一直打到你拿錢去買一個新的為止。

全身上下都必須自己花錢去買,因為發給你的不是不能穿?就是穿上哨會給人打?

終於在熬過堅苦的一年之後,告訴後面來的學弟們,把主義,領袖,國家,責任,榮譽,拿掉最後的"榮譽"。部隊發給你們什麼東西就穿什麼上哨,不再打你,也不會罵你,只告訴你如果共匪打來了?記得跑快一點,不必為蔣家賣命。

因為他們左手發薪水給你,右手製造台北光華商場商機。口中高喊紫禁城鐵衛隊,但過的日子比在牢中的犯罪人還要苦。

每天八個小時的勤務,外加思想上的控制。比起納粹的集中營還好一點的是,我們的採買吃得很胖,而且睡得很香。而我們一年多來從來不知道睡上一夜是多麼的奢求?往往在你值勤半夜一點後,下一班就又是五點準備上哨。許多老兵根本是衣服都懶得脫,一倒床上就睡,等著再四個小時候的勤務。

這是保防教育月,軍紀教育月的痛苦時光。因為有一半的人要去思想教育,另一半的人要痛苦服勤。

長官們都說"兵源不夠"。其實應該說明白一點,就是"思想純正"不夠,或是"外省子弟"不夠。

就算是兵源充足,而他們是如何在對待這所謂的"外省子弟"?

夜半有專門人在查哨,只要是姓蔣的那個傢伙說了什麼話?你必須一字不漏的背出來給人聽。只要錯一個字?就表示這個月,你必須面對一場鬥爭大會批鬥你的罪行,外加在軍中這個牢籠中寫悔過書一大封,表示你的懺悔。又在你的休假單上記一筆,今生今世將不得踏出這個營門。

有多少人是踏得出營門的?

就是有那少數的幾個人,他們能夠有特權,許多人統稱為"細胞份子"。這細胞份子首要的工作,就是四處挖牆角,只要是某位同仁言行不當,或是部隊中有過份"合理"的對待,包準在三天內就爆發,重則長官一個一個去職,下面的士兵就又必須面對一連的整頓不人道的措施。

就在辛苦了兩年的時光,終於離開這慘無人道的部隊。但不久在報紙版面上,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,他舉起了一把M16步槍,丟了幾個手榴彈,許許多多的人名就如同在部隊中一樣的熟悉,但已經一個一個離開人間了。

他們沒有錯!就連同開槍的那位也沒有錯。

曾經!我也有過這一種念頭。為什麼在飽經身體的折磨之後,還必須經歷著精神的痛苦?時時注意著長官的言行,又必須時時提防"細胞"會挖你牆角?憲兵的榮耀在那理?我不知道。回憶中只知道連長的嘴臉,以及營長為了升官四處奔走,再轉過身來壓迫這一堆士兵的表情。

在台北中國城中,一個個都想踏著別人的屍體前進,在蔣家王朝之中,其實只是利用著權利壓迫善良的人民,一直到人民無法忍受,起兵推翻。

上天總是有一半的公平,昔日的連長,今日的監獄長。

不會忘記他的嘴臉,不會忘記他開鬥爭大會時的嘴臉,以及他為了升官不惜壓迫士兵時的嘴臉。

許多年後才知道一件秘密。在台灣許許多多的外省第二代的子弟們,原來他們也是白色恐怖下的受害者。

當我的母親告訴我必須要感恩於國民黨曾經幫助過我們時,我告訴母親,我們家已經都還給國民黨了。

因為在國民黨的名單中,早已有許許多多的外省第二代,他們當兵時早就經過安排來到台北中國城中,當著所謂的"領袖鐵衛隊",為蔣家賣命,還飽受蔣家洗腦。

對國民黨而言,這一些人是沒有反叛的理由,因為他們的父母曾經受過國民黨的恩惠,而他們子女也一定會為國民黨去擋子彈。

只不過在他們子弟當兵時不斷的思想教育,不斷的借口讓他們不和外界接觸,自然會是"黨"性十足的為國民黨賣命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